Esquire

時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義時尚

談資

正義的主角千篇一律,迷人的反派萬里挑一
2018-11-22 15:02 來源:時尚先生網

對于哈迷們來說,今年的十一月就跟過春節一樣,原因無他,在伏地魔之前魔法世界最強大的黑巫師格林德沃終于在《神奇動物:格林德沃之罪》中正式登場了。


對于哈迷們來說,今年的十一月就跟過春節一樣,原因無他,在伏地魔之前魔法世界最強大的黑巫師
格林德沃終于在《神奇動物:格林德沃之罪》中正式登場了。


這一段緊張跌宕的前傳故事雖然對不了解魔法世界的路人有些許不友好,但對粉絲來講可以說是過足了癮。蓋勒·格林德沃,不僅是伏地魔崛起前史上最危險的黑巫師,在歐洲、美洲都戰績斐然,還是德高望重的阿不思·鄧布利多年輕時的戀人,盡管沒有更多的描述,玻璃渣里的糖也足夠讓粉絲們回味上幾年。

比起沒頭發也沒鼻子的伏地魔,格林德沃的個人魅力可以說是不可限量。德普叔的戲路之廣無需多言,從剪刀手愛德華到杰克船長,幾乎就沒有強尼·德普駕馭不了的角色,而這位俊美冷酷的黑巫師在德普的演繹下,更像是從書中活過來了一樣,每一個表情都帶著韻味。



成大事者從來不是野蠻暴虐之徒,格林德沃能夠擁有一眾信徒,依靠的并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德服人”。在美國被關押的期間,守衛他的人一次一次被他策反,由此口才便可見一斑,而在召集信徒們集會時,格林德沃也是從魔法師的切身利益說起,每一句都說到了觀眾的心坎上。盡管心里明白是非,但看著這樣一個極具人格魅力的男人在臺上宣講,還是會有一種“你長得帥你說了算”的感覺。



在這樣一部講述其罪行的電影中,反派不僅沒有被人們厭棄反而被喜愛,這似乎和我們想象的不太一樣。但縱觀中外影史,深受大家喜愛的反派并不在少數,盡管罪名各不相同,但相似的是他們每一個人都帶有極強的個人色彩與魅力。看多了正義與愛的化身,才發現有時候邪惡的反派更加迷人。

小丑 × 希斯·萊杰



“Why so serious?”短短一句話,就足以讓小丑的形象浮現眼前。說起影史上最受歡迎的反派,小丑絕對位居榜首。

小丑(the Joker)一角第一次登場于 1940 年的蝙蝠俠漫畫中,在漫畫和數代演繹這種,小丑被詮釋出了各種不同的風格,有幽默活潑的,也有古怪瘋癲的,但選擇暗黑系風格,并將這一風格走到極致的當屬《蝙蝠俠:黑暗騎士》中希斯·萊杰飾演的版本。



《黑暗騎士》中的小丑把瘋癲做到了極致,也讓他這樣一個沒有超能力的普通人在一眾反派中脫穎而出。作案毫無邏輯可尋,一個身世都能被他編出幾十個版本,十句話里九句都是謊話,他的反套路讓整個哥譚市包括蝙蝠俠都感到束手無策。


塑造一個英雄,需要給他創造出一個合理的背景和一套完整的價值體系,但在藝術創作中,反派或配角的故事往往會被人們忽略,而讓一個個本可以大放異彩的角色變得無趣。小丑顯然不是其中之一,他的獨特除了瘋癲以外,還有其背后一套獨特的三觀。在電影中,小丑做出的種種惡行都沒有明確的目的,他不是想對某一個人復仇或是被金錢所驅使,他想要的是挑戰整個哥譚市的價值觀,就像人們說的,別人殺人,而小丑誅心。



事實是他差一點就成功了。在小丑的眼中,現在所謂的文明世界不過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制造出來的幻影,無關利害時大家都和平相處,但真正大難臨頭時,人性經不起半分考驗,所以片中他不斷用行動將這一理論證明給蝙蝠俠看:他讓蝙蝠俠在愛人和城市公仆之間做抉擇,讓愛戴蝙蝠俠的市民在自己的性命和蝙蝠俠之間做取舍,兩輪較量下來,這位超級英雄兩次敗下陣來;第三輪考驗更加刺激,一艘載滿罪犯的船和一艘載滿精英的船相互可以決定對方的生死,這一片段的精彩程度足以載入史冊,不過好在,這一次并沒有如小丑所愿,但小丑留下的這些問題卻值得我們所有人去思考。



《蝙蝠俠:黑暗騎士》之后,可能不會再有任何一部超級英雄電影愿意花如此多的筆墨去塑造一位超級反派,更不會有一位反派愿意花這么多的時間來和你討論一個個無解的哲學命題。


談及小丑的優秀,我們同樣不能忘記他背后的希斯·萊杰。當導演克里斯托弗·諾蘭談及小丑的選角時,他說他選擇希斯·萊杰,是因為他足夠勇敢無畏。他說的并沒有錯,曾經李安認為希斯·萊杰不夠具有男子氣概,而萊杰用自己在《斷背山》中的精彩表現顛覆了他的這一看法,萊杰是一個富有才華且愿意下苦功的人,所有角色到了他手上他都會想要做到滿分。


在希斯·萊杰的回憶里,為了演好小丑,他曾把自己關在家里六個星期,反復揣摩小丑的每一句臺詞和表情,一遍一遍地練習撩頭發和舔嘴唇的動作,他甚至會在開拍前的一個小時內不說一句話,而當他表演時,他塑造出來的小丑會令他自己都感到害怕。


但也正因為此,在電影拍攝過程中萊杰多次被傳出入戲過深,在拍攝結束之后,萊杰也確實因為無法走出小丑的世界而備受折磨。 2008 年 1 月 22 日,《蝙蝠俠:黑暗騎士》上映的 6 個月前,希斯·萊杰因過度服藥被人發現死于紐約的公寓中,享年僅 28 歲。



上映之后,《蝙蝠俠:黑暗騎士》成為了當年的票房傳奇,小丑一角為萊杰帶來了奧斯卡、金球獎和英國電影學院獎三座最佳男配角獎杯,這部電影在 IMDB 的評分中至今都排名第四,成為僅次于《教父》的經典,這些都昭示著這部電影的而成功,也意味著無論是小丑還是希斯·萊杰都將成為不朽。

漢尼拔×安東尼·霍普金斯


比起別的惡人費盡心機地搞破壞,漢尼拔贏得觀眾的心只用了 16 分鐘。


在《沉默的羔羊》中,見習探員克拉麗絲第一次見到漢尼拔時,光線昏暗,氣氛陰森,漢尼拔穿這一身藍色囚服,優雅地站在床邊像是等候女主已久一般,用低沉的嗓音說了一句“早安”。



不會有比這更加亮眼的出場了,和身邊邋遢瘋癲的人不同,漢尼拔的頭發被精心打理過,衣服整齊而服帖,讓整個人顯得異常優雅挺拔。盡管住所簡陋,他的床鋪還是被整理的干凈利落,墻面上貼著幾張意味深長的素描畫。


這樣天使般的外表和食人魔的行徑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但這種反差在更多的時候并不外露。短短 16 分鐘的鏡頭讓漢尼拔更像是居于幕后,俯視和操縱著這個棋局,他不需要踏出牢房半步就能夠聽到外面世界的聲音,這也讓他時刻都保持著運籌帷幄的自信,把食人變成了一種藝術,殺戮變成了一種暴力美學。



在《沉默的羔羊》之后,由安東尼·霍普金斯飾演的漢尼拔兩度出現在續作《漢尼拔》和《紅龍》之中,相似的是漢尼拔真正出場的鏡頭都算不上多,他優雅的氣度也不曾改變。面對刑訊拷問,他面上不動聲色,將來一日再悠閑地回來復仇;被仇家圍困,他也不曾慌亂,動一動嘴皮子和自己的心理學知識就能夠將對方說服。


在漢尼拔之后,無論是在電影、電視劇還是音樂劇中,不少變態殺人狂形象的反派身上都或多或少帶著他的影子,極度的優雅之間又帶著致命威脅,畢竟,超級大反派不僅不丑,反而俊美而溫柔,誰會不喜歡這種反差呢?



在安東尼·霍普金斯演活了漢尼拔的同時,漢尼拔也成就了霍普金斯。實際上在此之前,布萊恩·考克絲已經搶先一步在熒幕中出演了漢尼拔,但在霍普金斯版的漢尼拔登場之后,前者很快就被大眾遺忘,后者則成為了驚悚懸疑片中永恒的經典,不僅塑造了一個經典的反派形象,也為霍普金斯在他 54 歲時摘得了人生中第一座奧斯卡獎杯。


霍普金斯的演藝道路從此開啟一個新階段,《雷神》中的奧丁、《西部世界》中的創始人羅伯特,他終于有足夠多的機會去展示自己的才華;而漢尼拔,也成為了一個反派中的標志,越來越多的衍生作品也為人們塑造出了一個愈發完整的“漢尼拔”。

倪永孝×吳鎮宇



說起經典的反派形象,其實不少人都會提名《無間道 2 》中吳鎮宇飾演的倪永孝。雖然這部電影遠沒之前提到的 IP 影響巨大,沒看過的人更是從沒聽說過倪永孝這個名字,但無可否認的是,他絕對是華語電影中最完美的反派之一。


作為《無間道》的前傳,電影《無間道 2 》將時間線推回了十年前的香港,那時的香港還是倪氏家族的天下,后來叱咤風云的韓琛也不過是倪家手下的五大頭目之一,而我所提到的倪永孝,則是黑幫龍頭倪坤的二子,在父親被殺、親人都已投入正道之后,整個家族和幫派的事業便落在了倪永孝的肩上。



和人們通常想象的反派不同,倪永孝并沒有那種極為外露的兇惡和嗜血,沒有那種透露著厭世的瘋癲,他甚至看起來十分像一個好人,整齊的西服加一副金邊眼鏡,舉手投足帶著淡淡的書卷氣,說話永遠是慢半拍的氣定神閑。


這些氣質在他在電影中的第一次正式出場就有體現,父親去世后,原本手下的四個頭目都蠢蠢欲動,打算停止向倪家交錢,而悲痛之中的倪永孝,只是在出來為亡父買煙的時間里打了兩通電話,就牽制住了四方勢力。這種將所有人置于股掌之中的沉著與自信使其出場變得極為亮眼,也瞬間抬高了觀眾對后續情節的期待。


比起有目的地去作惡,倪永孝更像是因為自己的出身和責任而不得不被定義為“反派”。在倪坤去世后,因為兄弟姐妹都已經走上正道有了自己的家庭,倪永孝不得不留在黑道扛起家業;在早知道身邊的弟弟陳永仁是警方安插的臥底的情況下,他不僅沒有拆穿,反而不斷暗示和袒護,希望自己的血親能夠明白他的苦衷投靠他這一方。


他說“以前爸爸做所有事都是為了這個家,我也是”,所以任何可能有危險的時候他都會把家人支開,留自己一人應對,這是他深情柔軟的一面;而面對殺父仇人,他不想聽任何解釋,手起刀落不帶半分猶豫,這是他殺伐果斷的一面。



在《無間道 2 》中,有一句貫穿全劇的話——“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每次面對警察,倪永孝都會平靜地說出這句話。雖然是劇中的“反派”,倪永孝從沒有表現出陷入絕境后的氣急敗壞,即使在死前也沒有半分狼狽,因為他知道自己終有一天會死,只是早晚的問題。


倪永孝在片中唯一一次慌亂是死時他倒在了弟弟的懷里,擔心陳永仁的臥底身份暴露


吳鎮宇在劇中對倪永孝一角的完美詮釋使《無間道 2 》被稱為中國版的《教父》,盡管片中還有黃秋生、曾志偉、胡軍、余文樂和陳冠希等優秀演員的出演,但吳鎮宇無疑是其中最出彩的,其優雅又冷酷的反派形象也成了熒幕中的經典。


英雄有起源,反派同樣也有。無數個細節的鋪墊讓原本刻板生硬的惡人變成了一個個立體的人,有悲有喜,和人們的情感能夠互通,這是所有角色能夠成功的關鍵。


不過不要忘了,《蝙蝠俠:黑暗騎士》的最后小丑并沒有在第三輪考驗中獲勝,人性中雖然不可否認有小丑的一面,卻更多的是善良。反派即使再迷人,故事的最后勝利也并不會屬于他,這不是主角光環的問題,而是最根本的善惡,所以最后還是勸大家一句:做個好人。


文:儀子 / 編輯:紅先森 / *部分圖片來自于網絡



今日推薦

點擊置頂 特发信息股票牛叉